• 当前位置: 文章观点首页 -> 组织权责列表 > 分工重在分配责任
  • 分工重在分配责任
  • 来源:福州汇聚华商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     2014-07-17 16:51:59      人气:193
  •  导读:内部执行者之间互不了解对方的期望和工作状态,就可能形成“自扫我家门前雪,不管他人瓦上霜”的情形,好的计划需要好的组织,在执行计划中,组织分工更多的是分配责任。
     

      内部执行者之间互不了解对方的期望和工作状态,就可能形成“自扫我家门前雪,不管他人瓦上霜”的情形,好的计划需要好的组织,在执行计划中,组织分工更多的是分配责任。

      由于执行计划内容的不同,组织内部各部门、岗位之间相互不了解的情况是非常普遍的:某些部门执行者在执行时没有考虑到其它部门、岗位的情况,不了解自己的工作任务究竟会对其它部门的工作产生何种影响。或者各部门、岗位都分别只顾自己埋头做事,“孤立”地执行。而对于与其它各部门、岗位间应有的相互密切配合,与强有力的帮助和支持方面都一概不管不问地漠然置之。内部执行者之间互不了解对方的期望和工作状态,就形成了“自扫我家门前雪,不管他人瓦上霜”的情况。

      好的计划需要有好的组织,这里所说的组织,就是对工作计划执行的分工。当你对员工进行分工时,分配的是什么呢?在执行计划中,组织分工更多的是分配责任!

      责任,就是执行者遮羞、御寒的服饰。

      分工,就是量体分衣

      分工的过程,就是匹配责任的过程,就是以责任为导向,将执行目标落实与分解,直接与岗位责任相联系,还要与执行过程中部门之间、岗位之间责任相结合。在日常管理中,很容易出现员工的执行能力与岗位责任要求不相匹配的现象。如果岗位责任确定后,任职人员的执行能力与责任要求之间依然存在差距,执行员工则势必很难独立完成任务,而需要依赖别人来替自己完成工作。

      因此,分配责任的过程中,要注意执行者在组织架构中的位置问题:对上级、对其他执行者、对自已要承担什么责任。

      服从,责任之“棉”。

      执行者应该是需要发表意见的时候,坦而言之,尽其所能。但当上级决断后,制定了执行计划,就要全力去做。

      作为上班一族,都会有一两次这样吐露心声的经历:“真不明白我们经理到底要干什么?自己动动手指头下达任务,就把我们唤来唤去,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究竟在计划什么。”在对管理者说三道四之前,先从承担自己的服从责任入手,就不会斤斤计较。

      管理学家凯利曾得出这样的结论:“计划的成功,管理者的贡献只有10%至20%,其他80%至90%由执行者决定。”他的观点很明确:执行者的作用很重要。可我们总是放弃自己的责任,而试图把责任推到管理者身上,以获得精神上的解脱。如今,随着企业的发展,个人责任的影响也不断扩大,执行者的作用只会越来越重要。与其坐等出众的管理者横空出世,不如成为优秀的服从者。当然,服从也绝不仅仅是指“听话”、惟命是从,也不仅仅是指机械地遵照上级的指示那么简单。

      很多时候上级与下级的信息是不对称的,上级在制定执行计划时所掌握的信息,远远超过执行者本人,执行者的服从,需要个人付出相当大的努力,它需要在一定限度内牺牲个人的自由、利益,它是公司中一个优秀执行者必须接受的严峻考验,只有经受了这份考验,才能解决管理者指挥不动、执行者麻木不动的现象。

      合作,责任之“布”。

      企业是一个团体,需要共同协作以达到绩效的目的,这就必须通过合作,建立部门、岗位间的普遍关联。大力提倡内部执行者之间时常进行责任对话,表达各自的期望,通过表达期望的方法,尽早地事先了解别人的期望,并让别人也能随时尽快了解自己的期望,使得双方事先确认对方的需求。

      从前,有两个饥饿的人得到了上帝的恩赐:一副弓箭和一只猎物。其中一个人要了那只猎物,另一个人要了那副弓箭,然后,他们分道扬镳了。得到猎物的人原地就用干柴搭起篝火烤起了肉,他狼吞虎咽,还没有品出猎物的肉香,转瞬间,连皮带肉就被他吃了个精光。不久,他便饿死在没有肉的兽骨旁。另一个人则提着弓箭继续忍饥挨饿,一步步艰难地向森林走去。可当他已经看到不远处那碧绿的森林时,他浑身的最后一点力气也使完了,他也只能眼巴巴地带着无尽的遗憾撒手人寰。

      上帝看到眼里,流下伤心的泪。他可怜他们,让他们重新复活,同样又给了一副弓箭和一只猎物。这次他们并没有各奔东西,而是商定共同前往森林,去寻找新的猎物。他俩每次只烤一块肉,经过遥远的跋涉,终于来到了森林。从此,两人开始狩猎为生的生活。几年后,他们建起了自己的房子,过上了安康的生活。

      合作使人生存,合作使人扬长避短以达到结果的最优化。在执行计划中,通过彼此合作将关联各方的关系,加以清晰界定和确认,使得执行各方的责任,都建立在对方可以相互密切配合和全力支持的基础上,从而减少执行中的人际关系损耗。

      南极是地球上最寒冷的地方,数千年来,或许更久远的岁月中,企鹅却代代繁衍生息下来,南极为什么冻不死企鹅呢?

      企鹅有着天生的御寒服:企鹅全身长有3层重叠的羽毛,密接的鳞片状,不仅让海水无法浸透,而且寒风无法侵袭。但是,仅仅靠这些,在日复一日,漫长的酷寒中,真的可以保障生命无恙吗?

      每年3月,随着南极进入冬季,企鹅家族中的帝企鹅便成群结队离开它们的海洋家园,经过长达几百公里、重重危险的旅程赶往寒冷的南部。企鹅们选择孵化的地方,常常是空旷地的高处。这样的选择避免了被大雪覆盖,但同时也带来一个问题,因为没有山体的遮护,将遭受更强烈的寒风。黑夜越来越长,天气越来越冷,长时间的低温侵袭,即便拥有天生保温羽毛和脂肪的企鹅们一样承受不了。企鹅们很聪明,为保持温度,它们挤在一起,每平方米挤在一起的企鹅可达8到10只。这些身高达到1.2米左右的家伙们,如此密集地挤在一起,宛如铁板一块,多凛冽的寒风都无缝可乘。而它们各自裸露在外的微小背部,因为有来自更大面积身体的热能供给,也就安然无恙了。在族群中间的企鹅可以保证温暖,可是,那些身在族群外围的企鹅们呢?

      科学家们经过长期观察发现,每隔一段时间,中间的企鹅会自觉替换外围的同伴,让同伴回到队列中间恢复体温。原来,保障企鹅们不被冻死的生存智慧居然如此简单:合作。

      这个法则同样适用于人类,适用于企业。企业就是族群,合作即是责任。

      自律,责任之“线”。

      知道自己在岗位上该做什么,更知道自己不该做什么,这就是执行者最伟大之处。多一分克制,就多一分余地;多一分责任,就多一分尊重。

      1981年春天,时任副总统的布什正在例行公务飞行的“空军2号”飞机上。突然,他接到国务卿黑格从华盛顿打来的电话:“出事了,请您尽快返回华盛顿。”

      从几分钟后的一封密电中得知,总统里根中弹,正在华盛顿大学医院的手术室里接受紧急抢救,“空军2号”立刻调头飞向首都华盛顿。

      飞机在安德鲁斯着陆前45分钟,布什的空军副官约翰。马西尼中校来到前舱,为结束整个行程做准备。飞机缓缓下滑时,约翰。马西尼突然想出了个主意,他说:“如果按常规在安德鲁斯降落后,再换乘海军陆战队直升机,抵达副总统住所附近的停机坪着陆,再驾车驶往白宫,要浪费许多宝贵时间。我们不如直接飞往白宫,在南草坪上着陆。”

      布什考虑了一下,决定放弃约翰。马西尼提议的这个紧急到达的计划,仍按常规行事。

      “我们到达时,市区交通正处于高峰时期,”约翰。马西尼提醒着:“街道上的交通很拥挤,坐车到白宫要多花10-15分钟的时间。”

      “也许是这样,但是我们必须这样做。”布什说。

      约翰。马西尼中校显得疑惑不解,布什解释道:“约翰中校,只有总统乘坐的飞机才能在南草坪上着陆。”布什坚持着自律的原则:“美国只有一个总统,副总统不是总统。哪怕在特殊情况下,也应该遵守规则,无论总统、副总统还是普通民众。”

      失责,冬天里的裸奔……

      在这次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中,一向以严谨和守秩序著称的德国人,却给我们演绎了匪夷所思的经典执行案例。

      2008年9月15日,德国国家发展银行—一个集中众多优秀人才的著名组织里,在短暂而又异常宝贵的十分钟里,发生的戏剧性的一幕:上午10:00,拥有158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,消息转瞬间通过电视、广播和网络传遍地球的各个角落。令人惊诧的是,在如此明朗的形势下,德国国家发展银行10分钟之后,居然按照外汇掉期协议,通过计算机自动付款系统,向雷曼兄弟公司即将冻结的银行帐户转入了3亿欧元。毫无疑问,3亿欧元将是肉包子打洋狗—有去无回。

      转账风波曝光后,德国社会各界大为震惊,舆论普遍认为,这笔损失本不应该发生,因为此前一天,有关雷曼兄弟公司破产的消息已经满天飞,德国国家发展银行应该知道交易的巨大风险。德国国家发展银行随后被德国媒体指责为是“德国最愚蠢的银行”。

      从10:00到10:10的短短10分钟,银行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从而导致如此愚蠢的低级错误?几天后,一家受财政部委托的法律事务所,向德国国会和财政部递交的报告显示了该银行人员在这“黄金十分钟”内忙了些什么:

      首席执行官乌尔里奇-施罗德:我知道今天要按照协议预先的约定转帐,至于是否撤销这笔巨额交易,应该让董事会开会讨论决定。

      董事长保卢斯:我们还没有得到风险评估报告,无法及时做出正确的决策。

      董事会秘书史里芬:我打电话给国际业务部催要风险评估报告,可那里总是占线,我想还是隔一会儿再打吧。

      国际业务部经理克鲁克:星期五晚上准备带上全家人去听音乐会,我得提前打电话预订门票。

      国际业务部副经理伊梅尔曼:忙于其他事情,没有时间去关心雷曼兄弟公司的消息。

      负责处理与雷曼兄弟公司业务的高级经理希特霍芬:我让文员上网浏览新闻,一旦有雷曼兄弟公司的消息就立即报告,而我要去休息室喝杯咖啡了。

      文员施特鲁克:10:03,我在网上看到了雷曼兄弟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的新闻,马上就跑到希特霍芬的办公室,可是他不在,我就写了张便条放在办公桌上,他回来后会看到的。

      结算部经理德尔布吕克:今天是协议规定的交易日子,我没有接到停止交易的指令,那就按照原计划转账吧。

      结算部自动付款系统操作员曼斯坦因:德尔布吕克让我执行转账操作,我什么也没问就做了。

      信贷部经理莫德尔:我在走廊里碰到了施特鲁克,他告诉我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消息,但是我相信希特霍芬和其他职员的专业素养,一定不会犯低级错误,因此也没必要提醒他们。

      公关部经理贝克: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是板上钉钉的事,我想跟乌尔里奇。施罗德谈谈这件事,但上午要会见几个克罗地亚客人,等下午再找他也不迟,反正不差这几个小时。

      10:10,德国国家发展银行便发生了这件天下奇闻。而在此前的十分钟里,上到董事长,下到操作员,没有一个人是愚蠢的,可悲的是,几乎在同一时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。

      实际上,只要当中有一个人能够认真承担起自己的责任,那么这笔“学费”就不会上缴。上述这些员工的貌似“严谨和守秩序”,其实都是为失责做辩护,他们在自圆其说的辩护中,脱下责任的外套,赤祼地奔跑在经济的“严冬”,最后成为冰雪中的一具“僵尸”。

      此时,你会感到这幕剧,每天都在一些企业上演着,每一个机构里的执行者,都会有这样的工作时间,脱下责任“外衣”表演一番,只不过还没有达到如此经典奇妙的效果。在这千载难逢的万般巧合,德国人白白向美国人贡献了3亿欧元,无私地向世界贡献了“十分钟裸剧”。

      评述

      松下幸之助有句话说得好,“经营企业,是许多环节的共同运作,差一个念头,就决定整个失败。”在任何一个企业里面,不管你努力的目标是什么,不管你干的是什么,单枪匹马总是没有力量的,只有协作才可能真正高效地完成一项工作。协作就是分工合作,分工,就是量体裁衣。此外,分工协作前提还要明确权、责、利。所以,我们的执行者要承担服从之责,遵从上级指挥;承担合作之责,善于与人配合;承担自律之责,约束自我行为。我们说执行分工是责任的“防寒服”,如果失责了,那么就像是在冬天里的裸奔。因此,不管什么时候,我们的执行者在接受执行分工后,就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,认认真真完成任务。

  • 关键词:分工 分配 责任 执行计划
  • 组织权责文章观点排行